澳门足球投注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42|回复: 0

亲人故去已久,思念长伴左右

[复制链接]

172

主题

172

帖子

60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06
发表于 2017-12-7 15:0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
    他(她)走了,再也不能拉您的手,不能和您说话。可是,您还有那么多的情感,那么多的思念要表达。从2017年清明起,山西晚报开设“追逝”专栏。在这里,您可以各种你喜欢的形式、体裁、篇幅来悼念、追忆和倾诉。我们相信,所有深情的怀念都充满浓浓的爱意,都会给生者带来勇气和力量。同时,我们也期望和广大读者朋友一起,探讨一种更现代、更文明、更环保、更有意义的祭奠和悼念方式。欢迎您的加入!
    回忆我的父亲
    父亲离开我们一年了,他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50多年的深情厚意,永远温暖着我的心;50年的谆谆教诲,时时激励着我奋进。
    父亲于2016年病逝,清明节我去扫墓,站在父亲的骨灰盒前,凝望着父亲的照片,泪如泉涌。
    有时真想写写父亲了,但又苦于无从下笔。前些日子,休息在家整理书橱里的书报,看到一本父亲生前留下的笔记本,笔记本里记录着父亲曾写的“我的历史经历”,忽然灵光闪现,我可以用父亲的履历为脉络,一步一步地寻找父亲当年的生活足迹。
    父亲在家排行老四,生于1932年2月26日,山西保德人。父亲出身贫农,住赵家坡村,爷爷是农民,奶奶早年去世。父亲1947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,195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先后参加过解放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。历任晋绥边区2分区5支队8连1排3班战士;1野1纵队1旅1团2营5连通讯员;1军2师5团2营5连班长、副排长;1军2师炮团指挥部警卫排排长;12军34师100团炮营无座炮连政治指导员;12军34师100团1营炮连政治指导员。1963年3月,转业地方工作,历任中共山西省委办公厅秘书处机要交通科副科长;山西省政府办公厅行政处行政科副科长;山西省政协办公厅行政处处长。
    参加革命的第一次战斗
    胡宗南进犯延安时,父亲响应边区政府号召,参加了人民解放军。当时他才14岁,部队一开始不批准,可父亲革命热情很高,千方百计要求入伍,于是就得到批准了。1947年1月参军以后,部队就从保德二郎庙开拔到了河曲,守卫黄河沿岸,防止敌人趁黄河封冻偷袭边区。
    开春以后,父亲所在的部队参加了攻打府谷县城的战斗,他们连队承担攻打府谷县城西门的任务,全连战士从黄河上乘坐木船悄悄出发,到对岸后突然发起攻击,敌人猝不及防,全面败退,父亲他们连队很快占领了西门,乘胜追击残敌,将其消灭在据府谷县城不远的一个小庙里。这是父亲参加的第一次战斗,他说他很兴奋,打死了不少敌人,战斗取得了胜利。之后,父亲所在的部队被编为西北野战军1旅1团2营5连,向榆林方向开拔。
    参加瓦子街战役
    1947年12月至1948年初,父亲所在的部队进行了“三查一诉苦”运动,通过查阶级、查工作、查斗志和忆苦思甜大练兵,部队战斗力有了很大提高。随后,部队参加了瓦子街战役。1948年春节刚过,父亲所在的部队奉命出发向陕西宜川瓦子街前进。当时天气很冷,下着大雪,为防止敌人发现,他们把棉衣翻穿在身上,露出白衬里,走的都是荒山野岭,地下很滑,经常跌倒。经过几天的急行军,部队按时到达瓦子街预定设伏地点。不久,胡宗南的29军军长刘戡率领军部和两个师、五个旅进入了父亲所在部队的包围圈,经过两昼夜激战,击毙军长刘戡,全歼敌人3万多人,取得了胜利。这次战役是西北战场上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歼灭战,它改变了西北战局的形势,也打开了人民解放军向关中进军的门户,更推动了全国战局形势的顺利发展。
    打败马步芳的骑兵
    1948年初,瓦子街战役结束后,父亲所在部队又攻打洛川,胡宗南调动5-6万人增援洛川,当时敌人的后方空虚,部队就大踏步向西前进,攻打宝鸡。父亲所在团奉命负责阻击敌人,掩护西野主力军攻打宝鸡,他们阻击了胡宗南部队6个旅的进攻,没有让敌人前进一步。西野部队打下宝鸡后,他们也撤出阻击阵地,白天夜里不休息,急行军500多里,赶到宝鸡城住了两天。西野部队攻打宝鸡,摧毁了胡宗南的后方基地,迫使胡宗南狼狈逃离延安、榆林。随后西野部队撤出宝鸡,父亲所在团负责掩护西野主力撤退,他们是在晚上最后撤出宝鸡的,大家在宝鸡城更换了武器装备,很多人都有了望远镜。撤出宝鸡时,他们炸毁了胡宗南的物资和弹药库,彻底摧毁了胡宗南的后方供给基地。随后,胡宗南集中全部兵力和马步芳的部队企图夹击西野部队,父亲所在团负责阻击马步芳的部队,开始他们打马步芳的骑兵没有经验,吃了亏,受了损失。打了几仗后,取得了一些经验,打骑兵时,要先快速撤退,然后就地卧倒,机枪、步枪、手榴弹一起开火,这样就把马打死了,把马队打乱了,他们趁机发起进攻,一举打败了马步芳的骑兵部队,完成了阻击掩护任务。
    参加荔北战役
    1948年10月,父亲所在部队参加荔北战役,激战10昼夜,歼敌两万多人,给敌军4个整编师以歼灭性打击,取得了全面胜利。荔北战役是一场多种战斗形式交替进行的硬仗,紧张激烈,连续战斗,有穿插迂回、分割包围;有攻坚、有追击、有防御。在连续10昼夜的战斗中,父亲他们没有睡过一个整觉,没有吃过一顿正饭。饿了吃干粮,渴了喝凉水。在一次穿插中,由于和敌人交叉前进,有一个敌人的士兵跑进了父亲所在的队伍,开始没发现,因为是晚上行军看不清,父亲他们在手背上都裹有白毛巾做记号,有的战士看到这个士兵手背上没有白毛巾,但也没在意,天快亮时才发现,这个士兵随后投降了。在荔北战役中,父亲他们团参加了北酥酪、西观等多场战斗。最大、最激烈的是污泥村和宝塔高地战斗,污泥村战斗打了两天,歼敌数千人,父亲他们5团的刘业林团长光荣牺牲。宝塔高地的战斗,敌人集中了13个旅9万多人进攻,解放军进行了反击,取得了战斗的胜利。
    攻打铜川
    1948年11月23日,父亲他们部队奉命攻占铜川外围敌军的重要据点军台岭,当时正逢雨雪天气,战士们踏着泥泞的山路向军台岭进发。军台岭位于铜川以南10多公里,由3个山峰构成3个碉堡群,共有90多个碉堡,易守难攻。部队首先进行强攻,突破敌人的前沿阵地后,父亲所在营奉命插入敌人纵深,切断军台岭敌人与外界的联系。主力部队发起总攻,不到1个小时便结束战斗,歼灭两个多营的敌人,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。在这次战斗中,父亲所在班牺牲了1名战士。
    从野战军部队转到地方工作
    父亲还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,他时刻听从党的指挥。1957年,父亲接到家中来信得知爷爷去世,心情非常沉重和悲痛。但父亲化悲痛为力量,积极投身于工作之中。从1947年到1963年春,父亲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,有苦有乐。跟随部队南征北战,完成了不少党交给的工作。父亲入伍时年龄小,文化低,部队首长便让父亲去军事学校读书。父亲毕业时以并列第三名的成绩拿到了毕业证(相当于中专毕业),之后又去炮兵学校进一步深造。父亲1950年入党。后来随部队南下到苏北,因为身体疾病的原因,父亲于1963年转业到山西省委办公厅机要交通科任副科长。“文革”中,父亲到中央学习班学习,并在学习过程中被抽调到忻定农场继续学习、劳动。不久就返回省委办事组(当时有四大组,原省委称办事组),工作几年后被任命为省政协行政处长继续工作直至离休。
    今年是父亲86岁诞辰。父亲这一代人经历了战乱,动荡,他们每一个人都为共和国的建立,留下了自己的英雄印记。
赵平
    奶奶,陪我长大
    奶奶过世已经整整8年了,但我仍会常常想起她、念及她,甚至梦到她。
    我是在奶奶的陪伴下长大的,一直到12岁,奶奶与这个世界辞别。12年,悠长的岁月里,点点滴滴,奶奶用她那朴实的爱滋润着我,直至我日渐长大。
    奶奶是地方银行的一名普通职员,矮个子,四方脸,短头发,不苟言笑,穿衣打扮讲究,整个人时常显得很干练。听族里人说,奶奶年轻时颇有一些能耐:干过单位的会计、出纳、科长等,只是由于性别的限制,才没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也常听爸爸夸奖奶奶在家里家外是一把手。7年的会计工作硬是没出过一分钱差错,颇受同行人尊敬;家里的生活也打理得井井有条,日子富足。到我出生时,奶奶已“解甲归田”,赋闲在家了。所以在我的记忆里,奶奶一直是我的好伙伴、忘年交,更是我生活中温暖的港湾。
    幼时,奶奶常带着我走亲戚,也总是有人夸赞我的灵动与活泼,这时的奶奶是笑得最得意、最开心。现在,我常常想,或许正是奶奶一直以来“没来由”的娇惯,使我有了一个无比开心快乐的童年,才绽放出了自己乐观、自由的天性。每每忆及这些内心便幸福满满,但彼时,奶奶已不在我的身边,爱已成往事。
    待我稍大一点,奶奶就常念叨我幼时的一些“趣闻轶事”,乐此不疲。比如奶奶说我“聪慧”的段子:两岁时,奶奶教我画花儿,她画出的花瓣顶部边沿像数字“3”的形状,小小的我便立马发挥自己聪明的想象力,说奶奶画的花是“3花花”,奶奶当时乐得直夸我是个“灵虫虫”,其实我天资一般。说我“天性执着”的段子情节:一岁半时,爬到一个高台子上取一个好玩儿的东西,蹬着板凳儿没够着摔下来,头上起了个大包,当时自己硬是不哼一声爬起来继续上,直到那好玩儿的拿到手。这样好笑又丢人的段子,奶奶好像都刻在了脑子里,说起来眉飞色舞,如数家珍。
    可惜,与奶奶在一起美好而无忧的日子不能定格。2009年,奶奶还是永远弃我们而去了,她走时是那样地痛苦与不舍,那时的我虽未成年,但还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“生离死别”。
    只愿奶奶在天堂一切安好。
石卓然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外围足球  

GMT+8, 2018-1-16 21:22 , Processed in 0.124800 second(s), 4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